登顶珠峰!咱嵊州人也登“峰”造“极”!

  点击数量:8

巅*时刻!2020年5月27日11:03

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成功登顶珠峰!

他们将在峰顶竖立觇标,安装GNSS天线

开展各项峰顶测量工作!

“确实,测量珠峰是一件高难度工作。以前,登山队员测不了,测绘队员又上不去。但是,我国是珠峰的主权国家之*,我们有责任、有义务把世界*高峰的数据测出来。”中国测绘科学研究院研究员、2020珠峰高程测量技术协调组组长党亚民说。



珠穆朗玛峰作为终年积雪、高耸入云的世界*高峰,测量其高度颇有难度。长久以来,人类对于自然充满好奇,也在不懈探索。对于珠峰高程的多次测量,就是人类了解和认识地球的一个重要标志。

党亚民说,珠峰测量也是我国综合国力和科技进步的反映。这次珠峰测量用了很多国产仪器设备,也将带动我国科技的发展。同时,随着时间推移,珠峰高度会随着地理板块不断变动。“5年前,尼泊尔发生过一次8.1级强震,震中距珠峰200公里。这会不会导致珠峰高程发生变化?*新的测量将揭晓这个答案。”2020珠峰高程测量技术协调组成员蒋涛表示。



同时,珠峰高程测定在地学研究中具有重要价值。根据珠峰及邻近地区地壳水平和垂直运动速率变化,可以揭示印度洋板块与亚欧板块的相互作用——这是引起我国大陆周期性地震活动的原动力,对地震预报和防灾减灾具有重要意义。同时,精确的峰顶雪深、气象和风速等数据,将为冰川监测、生态环境保护等方面的研究提供第*手资料。

登顶测量如此之难,为什么一定要人登顶测量呢?党亚民说,“高程测量将综合运用全球导航卫星系统(GNSS)卫星测量、雪深雷达测量、重力测量、天文测量、卫星遥感等多种技术。其中,GNSS接收机、雪深雷达、气象测量和觇标等仪器均需要由人携带*峰顶。”


14岁时,老家在嵊州崇仁的他,拒绝了父母的安排,毅然选择了北上读书;九年之后,北京初恋的离去,让他选择了在成都重新开始;到了而立之年,事业有成的他,又选择了户外极限挑战项目:登山。


登山运动具有相当的竞技性,它的难度不在于攀登者们在同一时空、同一条件下的比赛和对抗,而是在于攀登者与恶劣的大自然环境的抗争。

每一次登山虽然都是一次又一次的挑战极限之旅,但*终走的其实还是一条心路,心跨过去了,腿就一定能跨过去


2015年起,蔡青先后攀登了慕士塔格峰、卓奥友峰,连续成功的攀登经历,一步步夯实了他的灵魂硬度,也让珠峰第*次真正进入到了他的视野。


2017年5月14日,蔡青在海拔5200米的高度,打算从北坡登顶珠峰。16日,蔡青前往6500米的前进营。22日,海拔7790米,传来消息:从南坡登山的队伍已全部失败。蔡青一队,就此成为孤军。晚上11点,队员们准备冲顶。2017年5月23日6点19分,蔡青从北坡成功登顶珠穆朗玛峰。


零下三十五度的低温,稀薄的空气,都无法阻挡蔡青表达登顶之后的狂喜。毕竟,从当初敲定登山的选择,到此地的此时此刻,他已走过了两千多个不寻常的日日夜夜


此后,蔡青攀登的脚步并未就此停止,传奇仍在继续。2017年12月18日,他登顶南极*高峰——文森峰,随后蔡青又成功登顶6962米的南美*高峰---阿空加瓜峰。他已经攀登了七大洲*高峰中的三座,并且成功抵达了南极点,完成了7+2(七大洲*高峰加南北两极)中的4项


时代需要攀登者,更需要攀登精神。

攀登精神流淌在每个中国人的血液里,

融汇在日复一日的奋斗中。

我们在新时代不仅需要这份坚持、这份气魄,

更要以攀登者的姿态创造下一个奇迹。